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比基尼 > / 正文

女大学生拍比基尼写真 数十男子搬凳围观

2021-01-12 18:27:23148 ℃

女大学生拍比基尼写真 数十男子搬凳围观

 

封面女郎黄巧莉(左)和周婕

女大学生拍比基尼写真 数十男子搬凳围观

 

左为封面女郎田薇

女大学生拍比基尼写真 数十男子搬凳围观

 

封面女郎黄诗丹

  重庆晚报9月3日报道 神秘、冷艳、妩媚、温柔……在许多人眼中,报纸杂志的封面女郎总与明星有关;如今,越来越多的“邻家女孩”有机会走进摄影棚,成为读者热议的“封面女郎”。

  追求效果饿了一整天

  “放开点,别紧张。”昨日上午,解放碑爱拍摄影工作室正为某杂志拍摄封面。

  虽然摄影师一再开导,穿着比基尼的晓晓(化名)仍面红筋胀,手脚完全不知往哪放。19岁的晓晓是一名大一女生,拍摄杂志封面还是头一遭。据了解,像晓晓一样的非专业封面女郎,在重庆为数不少。

  曾经国内周报、杂志的封面人物多被文体娱乐明星垄断,但近来,用都市“邻家女孩”做封面,已成为报纸杂志标榜“平民化”的时尚选择。

  20岁的黄巧莉是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造型专业大二学生。可能是身边美女太多,她从不敢认为自己是美女。因高中就读于四川美院附中,受环境影响,巧莉很早便对时尚的东西有着一股狂热。读高中时,她每个月花在买时尚类杂志的钱就在200元左右。尽管如此,她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登上杂志封面。她的梦想是做一名“美丽制造者”,所以高考时填报了造型专业。

  今年4月,在爱拍摄影工作室工作的朋友突然叫她去一趟,并神秘地说,有重要事情要跟她商量。到了才知道,原来,朋友帮她报名应征某周报的封面女郎。经过面试、试镜等层层关口,摄影师对她的整体感觉不错。拍摄时间定在4月底。

  那天,原计划从当天上午开始拍摄,害怕吃饭影响体形,巧莉连早饭都没敢吃。从沙坪坝的学校赶到摄影工作室时,被告知要中午12时才开始,此时已是十时过,只剩下一个多小时,害怕吃了东西腹部突出,巧莉不敢吃午饭。整个拍摄过程从中午12时开始,直到晚上十时才结束,坐车回学校后,饿了一整天的巧莉才吃上一包泡面。“拍封面真是一件体力活!”腰酸背痛的巧莉感叹,平时只看到封面女郎的光鲜,没想到拍摄竟然这么辛苦。

  着装清凉遭男士围睹

  如果说为追求效果,饿肚子是封面女郎要克服的第一困难,紧张羞涩就是业余封面女郎们要克服的第二大困难。

  19岁的田薇当封面女郎时,还是一名刚刚高中毕业的准大学生。虽然在学校时就是文娱积极分子,经常组织、策划学校的文娱活动,但穿着清凉的比基尼出现在公共场合拍摄时,还是让她犹豫了许久。

  田薇第一次为封面上镜是在南坪会展中心拍摄点,那个临时更衣室没镜子,换上工作人员递来的比基尼后,田薇觉得浑身不自在,在更衣室呆了五六分钟也没敢出门。在工作人员催促下,她才跟在一同拍摄封面的另一个女孩身后走出来。

  更衣室离拍摄地游泳池约50米,中间要穿过一条公路。看到路人纷纷打望,田薇羞得满脸通红,头低得不能再低,恨不得有条地缝让她钻进去。她忙把装衣服的挎包背在身上想挡一挡。浓妆、泳衣、身背挎包,奇异的打扮引来更多打望者,田薇几乎是一路奔跑到了游泳池。没想到这边更让她目瞪口呆:二三十个正在游泳的男子见到她后,索性搬着凳子,在摄影点的游泳池边围了一圈。好在与田薇合作的另一个女孩以前曾拍过封面,胆子较大,在她不断鼓励下,拍摄工作才勉强开始。

  田薇和黄巧莉一样,虽然换好了比基尼,外面却又穿上了自己的夹克外套,工作人员几次催促才脱下,但一到中场休息,第一件事又是抓过外套披上。跳舞出身的另一个封面女郎周婕虽然对清凉的服装没有太多排斥,但在众目睽睽下摆POSE,还是有些为难,一个动作常常要重复好几次才能过关。

  除了挨饿、羞涩,封面拍摄最怕的是季节不对。

  去年冬天,封面女郎黄诗丹为某杂志拍摄封面。按杂志要求,她要穿上红色比基尼加塑料雨衣。“拍摄地点在地下室的摄影棚,而摄影师要求我躺在地上拍,冻得我瑟瑟发抖,但摄影师一喊开始,就得立即调整情绪控制颤抖。拍摄结束,第一件事就是吃感冒药。”

  进摄影棚改变她人生

  对许多业余模特来说,拍摄封面只是一段人生插曲,一种锻炼和尝试。但对于黄诗丹来说,一次偶然走进摄影棚,却改变了她的人生。

  17岁那年,黄诗丹还是巴蜀中学高二学生,那时,热爱旅游的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做导游或翻译。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