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COSPLAY > / 正文

两个中国人拿下世界cosplay比赛的冠军 很过瘾但很寒酸

2021-02-17 01:00:12113 ℃

两个中国人拿下世界cosplay比赛的冠军 很过瘾但很寒酸

  浙江在线8月2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张峰)说起cosplay,人们或许会想到穿着“奇装异服”扮成各种动漫游戏人物的人,很多人觉得他们在玩闹,甚至觉得他们“不务正业”,但有一群人却把这个爱好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8月17日,南洋杯邮轮站从上海出发,这场集合了游戏时光机、狼人杀、cosplay表演的游戏嘉年华正式起航。而嘉年华上负责表演的cos团队,正是在前不久世界cosplay峰会(简称WCS)中获得总冠军的暴走小男孩团队。

  在邮轮上,两位主创人员再次重现了冠军作品《blood: the last vampire》,记者对两位主创做了一次专访。

  WCS是由日本爱知电视台发起主办的一项最具国际影响力的cos比赛,WCS2017吸引了来自34个国家的队伍参赛,被业内称为cos界的奥运会。

  “这次的比赛作品,我们准备了两个多月,设计舞台动作,手工制作道具服装,之后反复排练,尤其比赛前那段时间天天熬夜。”再次想起比赛的那几天,田园依旧难掩激动。

  WCS的赛制要求参赛团队人员限定为两人,作品时间不超过2分半,在《blood:the last vampire》里,田园扮演一位穿着红色水手服手握武士刀的少女,与刘雪峰装扮的吸血鬼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在田园看来,这是一件很过瘾的事儿:“你想我们从确定主题到想剧本,然后去设计并手工制作服装,为此绞尽脑汁、通宵达旦,彩排然后上场,把你准备的这些东西展示出来,这多过瘾。”

  但过瘾之余,这两位世界冠军依然表示玩Cosplay最难的还是维持生计。cosplay是一个需要投钱的事儿,所以还有钱玩已经很不错了,靠这个赚钱是很难的事。”

  有收入才是保证这一切的基本条件。田园从2008年开始玩cosplay,在2014年创立了如今的“暴走小男孩”社团,在西安的cos圈小有名气,深爱着cosplay的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一名签约的动漫插画师,正是这份工作为自己的爱好提供了基本保障。

  “要玩这个,首先要养活自己。”田园说道:“稍微正经玩cosplay的人一年在这上面花个三四万块钱很正常,但问题是花了这些钱之后,除了乐趣之外并不能带给你收入。”

  刘雪峰则称自己为自由职业者,因为除了是一名coser,他还接演话剧、教课、做代言,刚刚毕业两年的他认为cosplay是一项小众的新生产业,不断地有新人进来,也不断地有人离开,而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经济问题。

  在刘雪峰看来,cosplay所衍生出的产业已经开始出现,但远远不足以称之为一个行业,因为coser的盈利能力太差,最多的收入也仅限于动漫、游戏活动的商业演出,但这些演出机会并不固定,而且还有淡季旺季。

  “不少人都是从学校的社团开始接触,然后当做一项业余爱好,真正毕业之后还愿意坚持做这个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因为投入和收入不成正比。”说到业内情况,两人感触良多。

  “如果想成为一个行业,资本的关注是最重要的,只有金钱才能促使这个行当形成规模和标准,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从事这个工作,才不会被人们当做一个‘玩玩’的东西。”

  获得冠军之后,有一些投资者开始找到田园的社团,并表示了投资意向,但是怎么把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变成一项赚钱的事业,田园心里也没有底,“下一步还是先充实自己,拿出更好的作品,至于商业的东西还是要慢慢来。”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