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COSPLAY > / 正文

高黎贡山高哟,独龙江水长(新时代之光)

2019-05-11 12:17:18198 ℃

高黎贡山高哟,独龙江水长(新时代之光)

 

  图为独龙江乡新貌。
  资料图片

 

  高黎贡山高哟,独龙江水长,

  共产党的恩情比山高哟比水长,

  哟哟哩,哟哟……

  这是一首传唱几十年的独龙族民歌。早些年我就是听着这首歌翻越高黎贡山,穿过原始森林,走到独龙江乡,认识了这个民族和那个名叫嘎木力都的独龙族大哥——也就是如今的时代楷模、全国敬业奉献模范高德荣,并且一直追逐和伴随着他与乡亲们的脚步到如今。

  按照独龙族的传统历法,正是“花开之月”,高黎贡山冰雪消融,山谷里的杜鹃花竞相绽放,清碧如玉的独龙江水卷起雪白的波浪,这是美丽的大峡谷。走进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只见一幢幢别墅式的独龙族安居新房连成一个个美丽乡村,平整的马路通向各村寨。通信公司、电网公司,医院、学校,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这就是你吗?独龙江!这就是当年住岩洞茅棚,用野麻树叶裹身,刀耕火种、刻木记事的民族吗?世世代代的期盼到了今天——整族脱贫这样伟大的现实,让你开始书写幸福生活的创世史诗。

  第一个和我握手的人是独龙江乡年轻的党委书记余金成。4月11日上午,他在独龙江乡的广场上为大家宣读习近平总书记给当地群众的回信。在哈滂瀑布边的客栈里讲起当时的情景,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也是他告诉我,这些天在独龙江,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唱得最多的歌,就是“高黎贡山高哟,独龙江水长……”

  从森林里吹来的风,带着独龙江新村欢庆的歌声,把我们带进一个小院。独龙族姑娘亚娜家的农家乐今天正式开业。亚娜是读过书、见过世面的独龙族姑娘,乡里为了发展旅游,组织大家到大理、昆明参观学习怎么办农家乐。而且她开这个农家乐还带动了两户建档立卡户共同创业。她悄悄地告诉我说,她有一个秘密心愿,但是今天先不告诉我。

  这时欢庆的歌舞开始了,亚娜的母亲拉着我去跳舞,她们又唱起——

  “高黎贡山高哟,独龙江水长……”

  歌声里是独龙族的记忆。1950年春天,解放军把最后一家独龙族群众接出岩洞,送来盐巴、粮食和裹身的棉衣。也是那个春天,解放军独龙江红一连在驻地巴坡升起当地第一面五星红旗。

  高德荣大哥告诉我,他就是从独龙江边的五星红旗上和小学课本里的天安门开始认识新中国。他幼年的名字叫嘎木力都,“嘎木力”是氏族居住的地方名称,“都”是天黑的意思,是晚上生的男孩。高德荣这个名字是第一批进独龙江教书的老师杨万里给他起的学名。

  在高德荣的少年记忆中,为让当时只有两千多人口的独龙族同胞过上幸福的生活,政府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修了人马驿道。每年国家都要从丽江、鹤庆、维西、兰坪调动成千上万人的运输队伍,靠背夫和骡马从贡山县城往独龙江乡运送物资。春天,山谷里响起叮咚的马铃声。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的山上,马帮和背夫、民兵像一条长长的人河。为了让这个人口较少的民族走出深山,走向现代文明和幸福生活,国家下决心修通独龙江公路。1995年11月,由交通部及云南省交通厅共同投资修建的独龙江公路正式动工。筑路大军扛着红旗,浩浩荡荡从贡山县城向着高黎贡山密林进发!

  独龙江公路全线处于亚热带雨林地区,山势险峻,地质构造复杂,稳定性极差。山体滑坡使推土机滑下山谷,山顶滚落巨石砸了挖掘机,突然坍塌的山坡埋住压路机。最后在机械化设备难以使用的情况下,独龙江公路成了人类在二十世纪末还不得不大量使用人力开挖成功的一条路。它不仅是一条扶贫路、致富路,更是一条团结路!就像高德荣大哥所说,要想知道独龙族人民为什么要坚定不移跟党走,就请到怒江大峡谷来,请到独龙江公路上来吧!

  1999年国庆节,高德荣坐着汽车从独龙江出发去北京,登上了天安门观礼台。这一年9月的《云南日报》报道:我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公路全线贯通!

  马库,最早的名字叫青兰当,这个独龙江乡最远的行政村,四周是原始森林覆盖的群山,蓝天白云,流水清澈。寨子里家家屋顶上都插着五星红旗。这里离国境界碑只有两公里。在马库村新一届党总支书记江仕明家的院子里,竹篱笆墙上还挂着父辈留下来的纪念品,一把用熊皮做背带的弩弓。我进屋的时候他家里来了一大群人,是为改造提升巴坡到马库公路的工程技术人员。红椿木大板上的箩筐里盛满新煮的土豆和鸡蛋,这些天来了许多移动公司技术人员、文化旅游局调研人员,他们都是来搞新规划,支援独龙江的。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