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空姐装 > / 正文

郑州“皇家一号”覆灭 硬件超北京“天上人间”

2019-09-05 12:29:22193 ℃

新闻配图

 
郑州“皇家一号”奢华会所 (资料图)  


  新华社报道称,郑州“皇家一号”国际娱乐会所营业以来,组织年轻女性明码标价卖淫,2013年11月1日被查处。“皇家一号”曾有多豪奢?背后涉及什么内幕?

  豪奢:硬件超过北京“天上人间”

  “皇家一号”此前到底有多火?曾在里面任营销经理的王杰(化名)说:“装修时,单次充卡超50万元的客户就上百人。”

  “皇家一号”仅装修就耗费了一年时间,大厅和走廊的地面多使用人造玉石。“它的硬件,超过北京的‘天上人间’。”王杰说。

  “皇家一号”房间按照档次,价格从990元到9900元不等,人均消费都会超过5000元。

  女公关:最差的月收入也不低于10万元

  在“皇家一号”担任过公关经理的刘飞(化名)说,警方从“皇家一号”前台电脑获取数据,发现其一年营业额超2亿元人民币。

  “我先后在那里充了200万元,都是客户和经常打交道的政府官员使用。”在郑州从事投资担保生意的齐光(化名)告诉记者。

  刘飞告诉记者,刚开业时,女公关数量超过1000人,后来长期维持在500人左右。

  据了解,女公关模仿空姐举止,空姐必备的拉杆箱也人手一个。

  刘飞说:“最差的女公关,每月的收入都不会低于10万元。”

  叫嚣:“我保证,你们怎么抓的,怎么给我放回来”

  刘飞说,“皇家一号”被查处时,其执行董事对办案民警吼道:“我保证,你们怎么抓的,怎么给我放回来。”

  “他之所以底气这么足,是因为‘皇家一号’后台可能是郑州一位‘大老虎’。”刘飞称。但之后,喊狠话的执行董事也被抓获。

  捞人:“捞”出来的,又被抓了

  “皇家一号”被查处后,涉案人员全部被送往新乡,分散在新乡市各县区的看守所。刘飞告诉记者,抓捕当晚,“执行董事的儿子赶往新乡捞人,还真捞出来几个”。

  “但第二天,省厅领导很生气,说谁放的人,马上抓回来,否则后果自负。无奈,刚刚被捞出来的人,又被抓回去,执行董事的儿子也被抓了。”

  跑路:两个大老板已飞往美国

  据了解,事情发展至此,“皇家一号”幕后两个大老板似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随即携带巨款开始跑关系。但这一次,他们没有成功。之后,二人很快办理了离境手续,飞往美国。

  覆灭:“比东莞涉黄严重多了”

  眼下,“皇家一号”光环褪去,案件也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新乡一负责办理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这比东莞涉黄严重多了,河南省就没侦破过如此大的涉黄案件,让人震惊。” (据4月17日《民主与法制时报》)

新闻加点料

  新闻回顾

  郑州“皇家一号”会所涉嫌组织卖淫 133人被起诉

  郑州“皇家一号”案追责 公安局副局长等8人被双规

  金钱利诱:“小姐”心甘情愿

  东莞私企老板:打工的年入三四万 做小姐赚百万

  尽管收入比较高,但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黑白颠倒对身体损害很大,没有几年就面容憔悴,20多岁的像30多岁”。而且,酒店中高档会所的小姐永远是年轻的受追捧,二十三四岁就基本没有吸引力了,只能到其他中低档场所去服务,或者到其他省份的酒店和洗浴中心。

  东莞技师:为何要打这份工

  入行后,肖红才发现,自己成了同乡的“下线”。每拉一个朋友入行,她们可以得到4位数的中介费。不久后,肖红便把90后同乡张艳发展成自己的“下线”。发薪水时,肖红偷偷算了下,她的收入是仍在工厂加班的同乡大哥的10倍。就这样,许许多多像肖红一样的打工妹,从工厂的流水线前转移到了洗浴中心的包房内。换行的门路并不难找,即便没有同乡引荐,也可在东莞的街头轻易找到小广告。小广告上的月薪收入总会轻易晃花打工妹的双眼。在张艳看来,几乎所有下水的打工妹都是自愿的,“没人逼我们,如果硬要说,就算生活逼的吧。”

  “杀”东莞 “净”全国

  “扫黄打非”办:全面清除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

  图解扫黄打非-净网2014 分五步走坚决落实

  相关评论

  扫黄不能只扫“小姐”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