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美臀 > / 正文

都21世纪了,还对人体模特大惊小怪?

2019-09-21 17:39:57110 ℃

都21世纪了,还对人体模特大惊小怪?

近日,有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教学照片,配文称“川美院长亲自写生示范确实厉害 ”。随即,“该不该画裸体”引发网友热议。另有网友称,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因为部分家长、学生反对,别的教师从中作梗,取消了人体写生课。对此,川美院长以“不可思议”来回应,并称 “这个事(指示范人体写生)没必要大惊小怪,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

既然如此普遍,那为什么还有人会反对?原因必然是有的,但总体来说无非就一个字——“伪”。可学术是自由而开放的,它不仅需要土壤与空间,需要见识与创新,更需要求真。无疑,“伪”字是学术最大的天敌,无论你是谁,都不该因“真”所带来的不悦而反对它存在的意义。

用人体模特来进行人体写生是美术生必修之课,专业学生会告诉你裸体的好处:“画人体结构,真人的肌肉纹理结构更清晰,不同的角度结构是不一样的,学生要观察不同光影下不同角度的肌肉结构,老师可以当面讲,那跟画模型不一样。”曾有一些美术生也向我解释过,他们为什么会上人体写生课,除了以上原因外,他们还认为越是皮肤粗糙的模特,对于画功的考验越佳,自然也就能学到更深的画技。

如果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国内确实有少部分综合性院校艺术系取消了人体模特写生,改用照片或者模型代替,那么对于学术来说将是最大的伤害。失“真”所带来的结果必然是“伪”。伪造一个人体模特,好比一个假想的情人,你对它的情感与体悟可以任由你描述。可当一个人看见“真”时,真是实实在在的模样,只有对“真”的理解不同,没有对“真”的外貌差异。反之,“伪”的东西会在理解的抽象里变得虚无。

以当今社会开放程度来说,这件事本不该是值得探讨的话题,正如川美院长对科学与合法的方式遭人质疑而感到不理解一样,是大家看见裸体后怕产生邪念,还是邪念本身举起了道德旗帜?这是永远也争辩不完的话题。可有一点无需争辩:从喧嚣中浮起的,永远只是喧嚣。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