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美臀 > / 正文

新中国首版人体摄影画册出版始末(图)

2019-05-13 13:10:02186 ℃

原标题:新中国首版人体摄影画册出版始末

新中国首版人体摄影画册出版始末(图)

  1988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本公开发行的世界人体摄影画册《世界人体摄影》在上海出版,引发了洛阳纸贵的抢购风潮。此后,人体摄影也得以洗刷“淫色”污名,跻身我国摄影艺术的一种常规门类。

  当年该书的策划者、时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的邓明先生讲述了这一“敢为天下先”的往事始末,将它的成功归功于“一个大社的专业实力和文化担当”。

  毛主席批示可以用人体模特

  我很早就知道人体美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上海市大同中学读书时期就接受了比较系统的美术训练,学校有一个人称美专预备班的美工组。在那里,我知道了人体写生是学画人物的基础功课之一。

  “文革”前,我同班同学周振德(他后来成了我编《世界人体摄影》的合作者)悄悄地告诉我,听他在浙江美院学国画的姐姐周若兰说,毛主席有一个关于允许美术院校使用人体模特的批示,当时的情形比较敏感,知道了也不敢吭声,只是在心里暗暗欢喜。

  后来我才知道,1965年7月18日,针对康生等人在1964年《关于试用模特儿问题》报告上的批示和文化部下发的 《关于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儿的通知》引发的争论,毛主席曾在中央美院教师来函的第一页上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请酌定。”(见《毛泽东书信选集》) 批示中用英文“model”代写中文“模特儿”,足见毛主席对古今中外美术史的通晓,在人体写生问题上“洋为中用”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

  据说郎静山 (1892-1995)先生早年曾拍过人体作品,还参加过国际沙龙展出,圈外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好些年后才在杂志上见到这些作品的介绍。1979年以后,国内美术界一些体制外的、突破原先规范的东西陆续出现,包括上海淮海公园上二人画展,开始出现油画人体作品,但人体摄影还是没有。

  激发我出版画册的两件事

  1986年5月,我升任人美社副总编辑,分管摄影类读物,开始萌生利用本社资源编写出版人体摄影图书的想法。

  之后有两件事激发了我将出版人体摄影画册的想法快速付诸实现。一是人美有个刊物叫《时代摄影》,一直不太有起色,摄编室希望把它做得略微专业一点,改刊为《摄影家》,由摄编室主任常春亲自出任主编。我们提出的办刊宗旨是“让作品说话”,照片选到位,文字写到位,避免泛泛而谈。我主张一上来就在创刊号发一组人体摄影作品,我自信自己对人体摄影这一课题已经梳理到位,两册的选稿也已基本成型。1988年5月16日,《摄影家》创刊号编入一组世界人体摄影作品。

  再就是到了8月5日,我在人美院子里碰到了连环画编辑室的谢颖,从《摄影家》创刊号的人体摄影作品聊到华师大有个研究室正在策划搞人体摄影画册,已经吸引了一些出版社的关注。我一下子警觉起来:我们都已经准备得这么充分了,怎么能让人家随便抢先! 而且我对人家的研究水准也十分存疑,没有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如此厚实的库藏,谁能做出高水准的人体摄影图书? 当时上海人美不仅在上海,甚至在全国的地位都非常重要,连环画、宣传画、年画的发行量曾多年稳居第一,我们各部门的很多编创干部都有“舍我其谁”的豪气,觉得自己的工作是一种文化担当。

  尽管作为副总编我对分管的摄影读物拥有决定权,但兹事体大,我不敢贸然决定,就迅速与居纪晋社长商量,并在8月8日星期一办公例会正式提出 《世界人体摄影》选题。当时我们班子有五个人:年长的社长居纪晋、副社长范仁良都是离休干部,副总编龚继先、副社长江显辉、副总编邓明则是中青年,与会的还有社长室秘书戴建华。这是一个专业背景很强的班底。对人体摄影没有偏见,也非常团结,当场就一致通过了选题。办公会决定:由我一人操作,班子集体负责。我担任责任编辑,大家集体审稿集体签字。荣誉是集体的,责任也是集体的。

  出版局局长袁是德亲自审稿

  9月16日下午,我到出版局开会,让周振德带上所有的待发的稿子到局待命。会后,我和周振德随图书处倪墨炎副处长去小会议室接受局长指示。当年的袁是德局长正值壮年,刚刚主持了一下午局属干部会议的他丝毫不见疲态,兴致勃勃地和贾树枚副局长一一过目我们在长条桌上摊开的入选作品,当场审稿。精心洗印的十几二十寸的大照片张张神采奕奕、光可鉴人。袁局长不时提出问题,显得颇有艺术素养。我记录下了我们谈话的内容。

  袁:“作品的艺术性是明显的,各种风格的都有,没有什么挑逗色彩。”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