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美臀 > / 正文

国画人体历史:毛泽东批示禁止裸体模特不妥

2019-05-13 13:11:38193 ℃

李震坚作品《男人体》(111.4cm×83.9cm)1980年 浙江美术馆藏

  李震坚作品《女青年裸体坐像》(84.6cm×62.8cm)1980年代 浙江美术馆藏

李震坚作品《女人体》(97cm×75cm)1980年代 浙江美术馆藏

  “国画人体”不同于西画的人体素描、人体速写,前者所运用的笔墨、韵味、疏密、繁简、虚实、黑白等方面的技巧,实际上和花鸟、山水、书法有着密切联系,没有单独国画人体的专门技巧可循。上世纪80年代,李震坚创作的人体画,是他后期艺术创作的重要成果,也是浙派人物画创作的重要收获。

  人体画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课题,一个不断引发热点的绕不过去的话题。在谈论李震坚水墨人体画之前,不妨先简略回顾一下百年来中国人体画的点点波痕。

  李叔同是最早接受人体画的先驱之一。他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期间就雇了一位人体模特,回国时带回。直到1918年他出家时才托人将她送回日本。他开创了中国人体画教学的先河。刘海粟于1920年将裸体人体引进上海美专的画室,引起轩然大波,也成就了刘海粟的名声。

  新中国成立后,人体画教学居然惊动了高层。先是康生于1964年5月批示,认为模特教学是洋教条,要求废除、禁止。他认为这种办法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美术界玩弄女性的借口。文化部被迫发出了关于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的通知。后来峰回路转,毛泽东两次批示,明确指出:“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需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文化部再次发文,承认此前废止模特儿的做法是不对的,允许美术院校使用模特儿。直到进入新时期,关于人体画的争论仍在持续。

  1979年9月26日,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壁画创作——首都机场壁画创作完成。壁画共7幅,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因为袁运生大胆画了3个沐浴的裸体傣家女,遂使“首都机场壁画”成为备受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在壁画揭幕前,有关部门倍感受压力,要求袁运生修改,提出“起码要让女人穿上短裤”。袁运生不同意,有关方面就发出“我们是要一个傣族还是要一个袁运生”的质问。这幅壁画一直用木板遮挡着,直到同年10月1日邓小平到机场视察,时任机场建设总指挥的李瑞环汇报泼水节的壁画有争议,他请邓小平定夺。邓小平看了后表示:这有什么好争议的,艺术表现很正常。于是,首都机场壁画正式揭幕。出乎意外的是,这幅裸体壁画取得了很好的对外开放的宣传效果。海外媒体评论:“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这幅画甚至成为中国政策是否稳定的风向标,一些海外企业家回国,要先看看人体壁画还在不在。此后又引发了关于“人体美”的争论,吴冠中曾于1980年3月在《美术》杂志发表《造型艺术离不开人体美》,影响深远。

  凡此种种人体“事件”,其实都把“人体”作为速写、素描,一种学习绘画所必需的技法训练。即使袁运生壁画中的人体,也仅仅是一种尝试,在绘画技法上属于点缀性的,尚未上升到真正的人体画创作范畴。而“浙派人物画”代表画家李震坚,则将人体画上升到了水墨创作的层面,开创了人物画创作的新的纪元。

  李震坚是水墨人体画的重要探索者。他认为国画人体是国画中最为少见的课题,画好人体画是画家的一门绝技。“人体美,可以说是整个自然最精致的缩影,它是衡量一个美术家造型能力的试金石。”于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集中精力对国画人体进行了探索和尝试,创作了上百件水墨人体绘画作品。

  “国画人体”不同于西画的人体素描、人体速写。李震坚在《水墨人体艺术论》中指出:“国画人体如果没有具备一定的花鸟、山水、书法功底,光是着力于单纯的人体素描或人体速写的基础还是不够的,国画人体所运用的笔墨、韵味、疏密、繁简、虚实、黑白等方面的技巧,实际上都和花鸟、山水、书法有着密切的联系,没有单独国画人体的专门技巧可循。”

  人体艺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从秦汉时期的画像石、画像砖上,从汉俑和敦煌全裸、半裸的飞天上都可以看到优美的造型,但是,受传统观念影响,在相当长的岁月里,中国美术对人体是讳莫如深的。长期以来,人体写生常常作为一种基础训练,因为不通过人体写生,就无法准确地了解人体结构,人物画创作的造型就难以把握。这样,实际上没有把人体画作为一种独立的创作门类,其表现领域颇为狭窄,人体特有的美感、力量也难以很好表现。李震坚开始也是通过人体写生向学生传道解惑,让学生感受到人体的圣洁美,以净化美术学子的心灵。他亲自动手,寥寥数笔,便能准确而传神地把人体之美传达出来,他的神奇在于,他的人体画不同于一般的素描、写生,极为传神,给人以一种震撼感。上世纪80年代的浙江美院除了固有的人体模特,还从农村里请了好几位质朴、聪颖的年轻姑娘作为人体模特。李震坚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几位年轻姑娘,很为满意,从他的作品中也可感受到她们的纯朴之美。到后来,李震坚有意识地将人体画作为一种艺术创新来对待,上升到了创作的范畴。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