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女仆装 > / 正文

美人的命运亚洲制服诱惑

2019-06-26 15:13:15188 ℃

  《红楼梦》里,贾宝玉跟柳湘莲提到尤二姐、尤三姐时说:“真真一对于美人,她又姓尤。”宝玉说话时的心态很难揣 度,而蓝本欲娶尤三姐的柳湘莲听了此话后,心情也长短常繁杂。

  总感觉“美人”这个词很奥秘,因为我老是搞不分明,它应该算是褒义还是贬义,十分暧昧。当你说一个女人是美人 时,可能包孕了极大的赞美,也可能是一种鄙陋的轻薄,险些完全由说话之人的心态而定。

  在《辞海》里,“尤”意为“特异的,突出的”,庄子说:“役夫,物之尤也”。美人的解释是“特殊的人物,多指 仙颜的女子。”以此看来,最初,美人当属褒义,也并不完全是指女性,还可指精彩人才,比喻役夫。当然,现在这个词是女 性专属了,以是,也没人称说社会精英和中流砥柱们为“美人”了。

  怎样的女人算是美人呢?当属女人中的极品。清代的李渔认为,能够迷倒众生的美人,光有仙颜是远远不够的,还要 有“媚态”。他说:“媚态之在人身,犹火之有焰,灯之有光,珠贝金银之有宝色,是无形之物,非有形之物也。惟其是物而 非物,无形似有形,是以名为美人。美人者,怪物也。不可解说之事也。凡是女子,一见即令人思之而不能本人,遂至舍命以图 ,与生尴尬者,皆怪物也,皆不可解说之事也。”在李渔看来,美人身上有种不可言说的“媚”,这大略就是现代人所说的“ 女人味”、“性感”。这种气息,无法解说,往往要用鼻子才气嗅得出来。

  “生亦惑,死亦惑,美人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白居易的这首《李夫人》,描述美人的 关键是一“惑”字。而唐代历史学家陈鸿则认为,美人不徒有绝色美艳,而且“尤态致是”,机巧聪明,不可形容。这和李渔 的“媚态”四周。不过李渔对于美人赞美有加,而陈鸿则主张“惩美人,窒乱阶”。

  其实,美人为祸的观点早已有之。最早,关于美人的记载来自《左传》。叔向想娶申公巫臣氏,即夏姬(出名美人) 的女儿,但他的母亲不同意,为此给他解释了一番美人的危害性。

  她说:“子灵之妻(即夏姬)杀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国、两卿。可无惩办乎?吾闻之,甚美必有甚恶。”她认 为,老天把美都集中给了一小我私家,肯定是要让她具有极大的毁灭性和破坏力。“往日,有仍氏(古代诸侯)生有一女,头发乌 黑,标致绝伦,光芒四射,夔娶了她,生下伯封,软土深掘,忿戾无期,后来被羿所灭。夏、商、周三代因妹僖、妲己、褒姒 而亡,晋申生因骊姬而被废。”最后叔向母亲得出的结论是:“夫有美人,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美人具有神奇 的魅力,足以移动人的性情,从而招来灾祸。叔向听后,十分害怕,立马放弃了娶美人为妻的动机。

  从此,美人犹如妖孽,成了一个褒贬同体的暧昧称谓。把美人归为“朱颜祸水”的论调,在《左传》之后,成为主流 。在元稹的《莺莺传》,“性温茂,美风容,内秉坚孤”的张生说:“大凡是物之尤者,未尝不留连于心,是知其非忘情者也” ,对于人间美人布满了憧憬之情。之后,他有幸赶上了“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的崔莺莺,但始乱终弃。而为了给本人的无情辩 解,他抬出了一套“美人有害论”:“大凡是美人天之所命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他说,美人不是害己就是害人,而他的 品德不足以制服妖孽,以是只能克制本人的情感,和崔莺莺断绝关系,以阻止一场悲剧。张生这套冠冕堂皇的观点,即元稹的 观点,恐怕代表了众多男性的态度。他们既希望拥有美人,但又胆怯会害了本人,以是往往只把美人当玩物,抱着只可亵玩焉 的鄙陋心态。

  古往今来,美人的命运大多惨烈。尤二姐被王熙凤整死了,尤三姐用订情的宝剑自杀了,崔莺莺另嫁他人,凄苦度日 ,“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玉环被吊死在马嵬坡。而妹僖、妲己、褒姒也是横死的横死,掉踪的掉踪。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小我私家不得全部或局部转载。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