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女仆装 > / 正文

女孩半夜遭男子暴打猥亵 媒体:拿什么严惩行凶暴徒制服诱惑影院每日更新

2019-07-12 13:40:24189 ℃

(原题目:拿什么严惩行凶暴徒)

近日,不时备受舆论关注的“女孩半夜遭暴力伤害”事件事发地点等谜团陆续解开。6月25日下战书,大连市公安局官微通报称,经查,被害人吴某(女,29岁,辽宁盘锦人)当夜在回家途中被一男子殴打,吴某拨打110报警。经病院诊断,被害人吴某脸部软组织挫伤,经治疗目前已出院。据悉,大连警方经持续工作,已于6月25日晚22时许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王某对于其犯罪事实招供不讳。

“全网寻凶”有力震慑暴力犯罪

这一案件24日起在网上刷屏,不论是网传的视频,还是多地警方参加考察、核实案发地,或是公安部参与发声、网友及媒体积极参加,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行凶者已经归案,相信很快会恢复事发经过,给公众称心交代。

该案之以是激发“全网寻凶”,既是因为行凶者行为无比残忍,对于女受害者面部拳打脚踢,在法治社会这是让人无法容忍的事情,也是因为网传视频内容显现的信息很有限,很难确认案发地,以是布满悬念。

在“全网寻凶”的过程中,多地警方的“作战精神”值得点赞。比喻,@绵阳网警巡查法律发声“今晚不睡,如有线索,请发于评论区”。再如,广东梅州、福建莆田、山东聊城等地警方排查案情,体现出高度负责、积极协作的精神。

只管多地警方参加排查耗费人力物力,但仍然很成心义,其一,确认“女子街头遭暴打扒衣”案没发生在当地,便于进一步“寻凶”。其二,排查后也给当地住民吃了一颗“定心丸”。其三,多地警方参加排查对于暴力犯罪是一种震慑。

而且,网友以多种办法参加此案,是警民协作破案的又一典型。例如,多地网友为警方排查提供了不少线索,还有网友到当地疑似路段去巡查更让人钦佩。另外,公安部、人民日报等齐声喊“揪出此人”,有助于形成良好的破案气氛。

也就是说,从警方到网友再到舆论,共同合奏了一曲“正气歌”,这不只对于该案行凶者是有力震慑,可匆匆其自首,对于其他有暴力犯罪倾向的人也是一种震慑,因为再发生类似案件有可能再上演“全网寻凶”,行凶者很难逃脱执法制裁。

对于“有意伤害罪”亟须调剂入罪门槛

随着“女孩半夜遭暴力伤害”视频的广泛传播,其中令人发指的猖狂施暴画面激起了整个社会的强烈公愤。进一步细读警方颁布的受害者伤情信息——“脸部软组织挫伤,经治疗目前已出院”,对该事件的事后会让人孕育发生某种不安。因为要是“脸部软组织挫伤”伤情属实,那么依照现行执法,施暴男子恐怕很难以“有意伤害罪”追究其刑责。

众所周知,依据刑法,“有意伤害罪”的根本入罪门槛实际上是,受害者至少必须达到“轻伤”的受伤水平;而“脸部软组织挫伤”,依照《人体损伤水平鉴定标准》,仅属于“轻细伤”,尚构不成“轻伤”。这也就是说,只管在上述暴力事件中,暴徒的施暴画面极其凶残、疯狂,仍很可能达不到“有意伤害罪”的入罪门槛。

当然,即便不够有意伤害罪入罪门槛,鉴于视频画面中施暴男子还存在“欲脱女子短裙、撕开胸部衣服”等行为,施暴者仍可以经由过程其他罪名被追究刑责,如“强制猥亵罪”、“寻衅滋事罪”。

但只管云云,这一以暴力伤害为显著特征的违法行为,却可能仅因受害者达不到“轻伤”标准,而无法“名正言顺”地按有意伤害罪追究刑责。事实上,依照现行《人体损伤水平鉴定标准》,许多在普通大众看来无比严重恶劣的人体伤害,实际上都可能不算“轻伤”,如以“面部”伤害为例,除了“脸部软组织挫伤”,“眶内壁骨折、鼻骨骨折、上颌骨额突骨折”等,同样也都属于“轻细伤”,构不成“有意伤害罪”。

这也就是说,人体伤害认定以及响应的“入刑”标准上,现行法规实际上都存在某种“门槛偏高”的问题,不只“轻伤才气构成有意伤害罪”的“入罪”标准偏高,而且“轻伤”的认定标准自身,同样也有偏高之嫌。

有鉴于此,要想充分严惩种种有意伤害违法行为,儆效尤,有效减少类似“女孩半夜遭暴打”之类暴戾事件的发生,除了对于个案的关注,恐怕也要思量在立法层面进一步健全完善针对于有意伤害罪的制度设计,转变其“入罪门槛偏高”状况,如或者将“轻细伤”也纳入犯罪范畴,或者降低“轻伤”的认定标准。正所谓,执法是治国之重器,善治之前提。

女孩半夜遭男子暴打猥亵 媒体:拿什么严惩行凶暴徒


netease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