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女仆装 > / 正文

靓女试胸罩时遭手机偷拍 走光玉照一清二楚(图)日本制服诱惑美女写真

2019-06-06 14:08:2493 ℃

江苏亟待立法限定使用拍照手机

本报记者 殷文静 丁俊

前天,一位长相靓丽的年轻女孩走进江苏南京众盛状师事务所,向接待她的状师求助:一个月前,她在商场购物试衣时遭遇手机偷拍,她试戴透明胸罩的照片甚至被人转载上网,这使她赤诚难当,她欲经由过程执法讨回公道。据执法界人士透露,要是该案成立将成为全国首例手机偷拍讼事。

经由过程带有照相功能的手机进行偷拍是否属于侵权,不时是市民热议的话题。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公室日前传出消息,目前该市正在对于手机偷拍的行为欲经由过程执法予以严处的提案进行调研。据相识,这一地措施要是出台,将成为国内初次对于限定使用拍照手机的专门立法。但是在江苏,关于手机偷拍侵权问题尚未进入执法范畴。

靓女试衣遭手机偷拍上网

相关新闻:  
 

据这位蜜斯的署理人孙状师透露,小芳(化名)就职于南京某商场。一个月前,小芳的蜜斯妹们上网谈地利,无意偶尔在某论坛上发觉了一幅用手机偷拍的女性胸部照片,令人吃惊的是,照片中主角居然是小芳!事后,小芳追念起来,真是不堪回首。当时,小芳和蜜斯妹去湖南路买胸衣。那张让小芳不能忍受的照片上,正是小芳在试穿那件透明性感胸衣。更过分的是,其中有张照片竟然将小芳的脸部清晰地拍了出来,小芳目睹了本人的“走光玉照”后哭了,“这可怎么办,以后怎么见人呢?如果让刚刚谈上的男朋友看到,有嘴也说不清……”这幅图片的点击率已经超过了300次,不少“同好中人”还在上面留了些很“恶心”的话,“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耻啊,就喜欢拍女孩的隐私部位,全是流氓!”事发后,小芳当即找网站交涉,要求把“走光玉照”下失。在朋友的帮助下,小芳的“走光照”被删除。可是小芳为此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她从此不敢逛街,生怕有人认出她是“走光照”的女主角。遇到有人拿动手机照相,她就神经质地快速闪开。真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大前天,小芳在媒体上看到有关深圳市将对于手机偷拍的行为出台执法严惩那些偷拍“黑手”的报道,这让小芳为之一振,她欲经由过程司法渠道将照相的“黑手”绳之以法。孙状师指出,小芳可思量先去报案抓那“黑手”,再提起诉讼。不过,这不是件简单的事。

网上真的有“走光玉照”吗?记者上网搜索后,发觉有不少照片是手机偷拍的,有些帖子更是以“手机偷拍玉人走光”为题目,吸引网友们点击。这些图片大多是女性的胸、臀、内裤等隐秘部位的大特写。多数照片是在一些公交车内、广场上、天桥等场所拍摄完成,而拍摄角度大多选择背地或者侧面。虽然有些照片不是很清晰,但由于距离较近,以是女性的隐私部位还是一清二楚。

手机偷拍讼事能打得赢吗

那么,小芳能打赢这场讼事吗?记者就此事拨通了江苏金长城状师事务所陈议状师的电话。陈议状师说,从《刑法》上看,现在对于“偷拍”行为没有明确的界定。在《民法》范畴的相关司法解释中,有明确的隐私权维护条目,公民的隐私权受执法维护,任何人不得侵犯。“但套用现行执法审理手机偷拍案件难度较大,”陈议认为,“难点主要集中在取证上。”陈状师解释说,一样平常这类照片上被偷拍者的脸部多数不全。二是,受害者无力举证。如何查到偷拍者是受害者面临的最大难题。另外,此类案件属民事侵权案件,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举证责任理所当然地落在了受害者身上。

江苏目前尚未对于偷拍立法

深圳现已对于手机偷拍行为是否立法进行调研,那么,南京有没有人大代表也作出这样的提案呢?南京的法学专家们又是怎么对于待此事的呢?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法学院张晓陵教授。张晓陵认为,从司法的角度看,现有的执法对规范手机照相带来的问题已经有一个根本框架,只是没有一部专门的执法罢了。但立法有个根本原则,就是不能“就事立法”。实际上,依据现有的《民法公则》、《消费者权益维护法》以及相关执法,是可以进行救济的。张晓陵指出,“公序良俗”也是司法的一个原则。江苏或南京可以思量经由过程地方立法的形式,要求手机制造商在手机的包装上注明“手机摄像功能不能用于偷拍”等。

南京市一位资深检察官表示,他坚决支持南京对于手机偷拍的行为予以立法。不论从民事上还是从刑事上都有积极的意义。首先,从民事角度说,未经他人允许不得私自给他人照相。不管是出于盈利还是本人娱乐,只如果偷拍就该当给予赔偿。其次,从刑事上说,应单独设立一个罪名,不必然要用刑法中的侮辱妇女罪。比喻可以设立偷拍他人罪,这样单独治罪的成效可能会好些。而从刑事角度又可以细分为偷拍行为严重和不严重。如用于经营盈利为目的,侮辱人格应属于情节严重。现今社会上,有些私家侦探受雇他人,为包二奶取证也大量使用手机偷拍的手段。对于手机偷拍行为立法后,可以在必然水平上对于这种行为进行有效控制,同时也将匆匆进通讯器材安康发展。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