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情趣装 > / 正文

我们为什么欣赏不了裸男展

2019-08-28 15:15:0563 ℃

原标题:我们为什么欣赏不了裸男展

  法国奥赛美术馆是当今巴黎三大艺术宝库之一,位于塞纳河左岸,与卢浮宫隔河相望,从规模上,奥赛美术馆和卢浮宫没得比,但是这里有梵高的《自画像》、莫奈的《睡莲》、马奈的《奥林匹亚》……每天总会有络绎不绝的观众冲着这些名作来到这里。最近,美术馆门前排起了长队,除了奔着名作来的,还有不少是为了正在展出的“男性/裸体”(Masculin/Musculin)。

  这个展览的举办是受到了去年秋季在奥地利维也纳立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类似展览项目的启发,只是法国人相对比较包容,展览本身并没有激怒当地民众,但是奥地利民众可是真真切切被惹火了。

  奥地利的“裸男展”的其中一幅海报采用了法国艺术家皮尔和吉尔(Pierre et Gilles)的摄影作品《法国万岁》(Vive la France),画面上三名足球运动员全裸出镜,不,他们穿了袜子和鞋子,但这无济于事,虽然奥地利人民对在混合桑拿和日光浴场所赤身裸体持开放自由的态度,但是对公开展出的裸男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就像前来观展的伊娃内心的纠结一样,“展览让我回想起以前,那时赤身裸体在艺术领域是多么普遍,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习惯。但是这很有煽动性,真的”。迫于市民频频投诉的压力,美术馆在开幕前不得不采取措施,用红丝带遮住了海报上人物的关键部位。其实博物馆原本希望这些海报会激发一些争议,但是事态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引起了一些民众的极大不满。立奥波德博物馆馆长托拜厄斯·纳特说,“情况很复杂,这其中有30%是营销策略,70%是真正的愤怒。我觉得我们习惯了看裸女,因为在广告和电视上她们是欲望的对象。裸男却不常见,我们还不习惯看到阴茎,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主要问题。”不过前来的法国游客塞西尔就明确对展览示好,“他们是体格健壮的运动员,不是什么大腹便便的丑老头。他们很帅,很高兴能看到这些图片。”

  虽说裸体在今天已经不是什么值得探讨的话题,但以男性裸体为主题的展览还是挑战了长期以来艺术欣赏的传统和习惯。裸体男性曾经是艺术最基本的表现对象之一,却在当代却为人们所回避,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的艺术史学家伊娃(Eva Kernbauer)表示,“简单说,男性裸体一直与力量、坚强和英勇紧密联系在一起,而女性裸体则往往让人联想到美与性欲。另外,‘羞涩的维纳斯’早在古希腊时就出现了,所以女性贞洁和女性裸体自古就紧密相连。女性裸体根本不具备威胁性——它们很脆弱,因为它们只是存在于旁观者的目光中。”

  一直以来,女性裸体都是美的象征,但男性裸体总得不到尊重。曾有教皇下令要求梵蒂冈城内所有男性裸体雕像的隐私部位必须遮掩起来,也有某伦敦博物馆被要求将其馆藏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复制品上巧妙的添加一片无花果树叶,就因为该雕塑曾把维多利亚女皇惊着了。男性裸体在当下社会通常会与性侵犯联系在一起,这与裸体女性形象所引发的联想并不同。

  牛津大学艺术史学家杰拉尔丁·约翰逊(Geraldine Johnson)说,“裸体男性通常被放置于一个‘安全’的环境中──被描绘成为一个神秘人物或是宗教角色,包括基督──这实际上让他们免于受到性方面的讨论。以性的角度去考虑宗教人物是人们完全无法接受的。”19世纪,是男性裸体题材在艺术史上发展得最繁盛的时期,男性裸体形象被看作是个性与理性的代表,常常描绘成英雄形象以区别于普通大众。到了20世纪,男性英雄主义题材的作品逐渐淡出艺术史,工业化进程削弱了个人力量的重要性,女性开始争取她们的社会地位,此时的艺术家开始考虑,再将当代男性描绘成古代英雄是否还有意义。1918年底天才画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意外死于流感,在此之前他创作了大量裸体自画像,在此之后许多男性艺术家延续了这一题材。男性裸体题材后来被诸如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这样的艺术家推向极端,热爱拍摄男性身体的他很有商业头脑,聚焦同性恋使他一直扮演着激怒世俗眼光的角色,而备受关注。虽然奥赛美术馆此次“男性/裸体”展览的策展人撇清了展览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关系,但是展览中不乏相关题材的作品。

  争议归争议,不管是奥地利的展览还法国的展览,大众观展的积极性都很高,展览在奥地利延期了一个月,现在法国奥赛美术馆门口经常排着长队。或许从直观感受上,这一题材的作品还是会刺激到某些人的神经,但是从内心大众还是愿意去从欣赏的角度来看待这些艺术品。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