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丝足控 > / 正文

满足特定人群畸形心理需求的减压会所在郑州悄然出现 减压会所,或明或暗间游走

2019-04-03 11:02:16199 ℃

  

满足特定人群畸形心理需求的减压会所在郑州悄然出现 减压会所,或明或暗间游走

 

□记者乔伟辉文李康图

  【核心提示】

  12月4日,暗藏在一高档小区内的“郑州贵族减压会所”被警方突袭,一名“减压女”刚为一名男子做了“女王调教”服务,男子在“女王”皮鞭之下享受到了身心的满足。法律界人士认为,警方现场查实的“女王调教”不属于色情服务。而据“减压女”交代,会所内确有色情服务的内容。记者了解到,此类名目繁多的减压会所在郑州有10家到15家。

  查:神秘会所暗藏民居

  “我们23楼的一套房可能是个色情场所,经常有陌生男人进出,女孩大冬天穿着吊带裙把男的送到电梯口,有伤风化不说,还影响孩子健康成长。”12月3日,郑州管城公安分局城东路派出所社区民警李海萍在商城东里社区走访时,一社区居民悄悄对她说。

  12月4日晚上8点30分,一名30多岁的男子闪进了这位居民举报的可疑房间。一小时后,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名身穿红色吊带短裙的女孩还没跨出房门,蹲点的4名民警一拥而上,冲进了屋内。

  这是一套四室二厅的房子,一间卧室内灯光昏暗,一截四五米长的红色绳子散乱地放在地上,床上有毛巾和一把黑色鞭子。

  经初步讯问,红衣女孩称,她刚给男子做过“女王调教”服务,“简单地说,他是受虐狂,我对他施虐。他从受虐中得到快感。”

  怀疑该场所内涉嫌色情服务,民警将男子与4名女孩带到派出所进一步讯问。

  揭:会所服务五花八门

  红衣女孩姓孙,年仅17岁,她所在的会所名叫“贵族减压会所”,在网上有专门的网站,员工是4名“减压女”和一名客户服务人员,“我们通过网页与QQ招徕客户。”孙某说。

  受虐的男子姓周,方城县一家企业工作人员,他在网上发现“贵族减压会所”后,12月4日,到郑州出差的他专门抽出时间到此“减压”。

  会所提供的减压项目繁多,主要有“丝足风韵”、“似水柔情”、“女王调教”等。“他一来就点‘女王调教’,对其他的一概不感兴趣。”孙某说,自己带着周某到卧室后,换上了“女王服”——一套绒质的红色吊带短裙,用绳子绑住周某的手脚,开始第一个服务项目:鞭挞,即用鞭子抽打周某。打了四五十鞭之后,孙某用脚踩住周某的嘴,不让他呼吸,这个项目的名称叫窒息。“他是第一次来,好多服务还没用上,也有些项目只有星级会员才能享受。”

  据孙某供述,“女王调教”只是虐待与受虐,没有色情服务内容,而“丝足风韵”、“似水柔情”则有男女之间的“亲密接触”,“减压女”用手、足、口等为客人服务,直至客人满足。

  曝:会所收费堪称暴利

  记者从网上搜索“郑州减压会所”,网页上出现了十几个会所名称。12月5日上午,记者联系上曾在郑州开过减压会所的张先生。

  据张先生介绍,本世纪初,减压会所从广州、深圳、上海等沿海城市兴起,目前几乎全国各大中城市都有,已经成为一部分有特殊需求的都市人减压的普遍渠道。大约2007年,郑州开了第一家会所。2008年年底,各种打着“丝袜”、“减压”、“恋足”幌子的减压会所在郑州悄然兴起。

  各会所招徕生意的模式基本相同——通过网页宣传会所,留下QQ、博客、电话号码和客人取得联系。“由于有部分项目确实涉及色情,我们防备都很严,很少让减压女知道老板的真实身份。为防止警方突袭,老板一般不在会所里待。”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会所被警方捣毁。“毕竟干的不是正当生意,给别人减压,自身压力却很大,我干了一年之后,就不干了。”

  减压会所一般开在高档住宅小区内,收费堪称暴利,“女王调教”的收费标准一般都达到五六百元,老板月收入能达到五六万元。

  本报特别提醒:

  受虐是一种病态行为,请勿模仿。

  [医生说]应给畸形需求合理出口

  记者在网上搜索“受虐癖”,了解到有受虐癖的人,遭受鞭挞、捆绑、羞辱或受到其他虐待可以得到性兴奋或乐趣。

  “受虐癖是一种畸形心理,属于心理疾病,不能简单地用道德标尺判断为道德或不道德。”12月6日下午,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业务院长、郑州市心理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孔德荣说,和赌瘾、网瘾人员一样,当自己的癖好被满足后,能产生快感。从临床上看,很少有甘愿受虐者主动就诊,很多人错误地认为这是性格问题,不是病。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