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丝足控 > / 正文

“人生导师”为何混不下去了

2021-07-31 19:48:55193 ℃

于丹被“哄”与昆曲有几毛钱关系:被哄下台的数个解释

图片

于丹(中坐者)与昆曲演员合影

“黑丝、细高跟登台”说

于丹被“哄”下台,很多人认为她“超短裙、黑丝、细高跟”的不得体衣着是一大原因。荆楚网发表文章说:“于丹当晚身着黑色抹胸、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走上舞台试图谈昆曲,有些不搭调。”网友“HelenClaire”的说法“穿着超短、黑丝、恨天高就上来了,实在不太尊重且有碍观瞻”,被媒体广泛转引。

“把自己误当专家”说

《北京晨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既然是昆曲专场大师云集,精彩纷呈,那么,做总结发言的时候,就应该由研究昆曲的专家或教授进行总结,最少,也应该是戏剧家进行总结,我想,北大不会缺少这样的人才,然而,主办方却请来了一个不懂昆曲的于丹,这是典型的名人崇拜热。”也有很多人认为,于丹并不懂昆曲,不适合在大师云集的舞台上点评昆曲。

“世俗的谦恭”说

《京华时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双方的‘冲突’,更多的乃是因为一种世俗的谦恭所致。这种谦恭,极为常见于太多演出、文艺晚会、电视节目。说不完的感谢,表不完的祝愿,让观众陷入没完没了的虚情套话之中。说者或许真心,但听者早已不耐烦了,没有人有足够的耐心去听那种低水平重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致谢致敬词。即使是奥斯卡颁奖典礼引入幽默风趣的表达以调适观众气氛,人们也远谈不上欣赏而只能说是忍受罢了。……面对昆曲国粹,人们的崇敬之情不愿意被世俗的谦恭所打扰。显然,主持人没有把握这个观众心理,提出了让于丹上台。于丹也未必把握观众心理,一厢情愿代表观众表达内心的崇敬。”

“羡慕嫉妒恨”说

天津网发表文章认为,于丹遭“嘘”,实际上源于人们对她的“羡慕、嫉妒、恨”,是自身气量狭小的体现。文章说:“几年前‘每日新说’就曾发表评论说,于丹是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者,这样的普及者在中国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中国需要这样的普及者。于丹遭遇嘘声,深层原因基本上可以肯定为一种‘不服气’心理的宣泄——不能否认,于丹属于所谓‘畅销书文化’的受益者,现代媒体的包装作用不可忽视。这种文化背景,本身就容易被一些有精英学术背景的同行所轻视,如果这种轻视之外又加上了一层羡慕、嫉妒、恨,那么这嘘声就来得自然而然了。其实,‘畅销书文化’本身并没有那么值得人们羡慕、嫉妒、恨,对它眼红也好,鄙视也罢,都是自身气量狭小的体现。”

“厌恶学术明星”说

华声在线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给于丹最准确的命名应该是“学术明星”。近年的来走红的“学术明星”已经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而同样走红的是学术明星们的名利双收,或许这也是于丹被观众高呼“下去”的原因之一。

文中引微博网友“Warrenwei”认为,于丹是以娱乐明星的包装,在兜售披着文化外衣的“心灵鸡汤”,引发当今社会众多的反感。有些人要当青年人的“人生导师”,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偏偏不把当年的奋斗秘笈,向后辈传播,倒是鼓捣出心灵鸡汤、人生哲学来误导后人:不要在乎工资、要懂得成长;要慢生活、要简单生活、要倾听心灵的声音……一帮指望着工资付房租的人,信了这种话能活下去吗?

文章指出,“于丹被赶下台,是偶然更是一种必然。从表象来看,作为明星,就是娱乐时代的产物,谁也不会保持永远的热度,必然有退出舞台的时刻。而深层次的来分析,中国缺少真正的学术大师,而竟然就有人喜欢听别人吹捧自己是大师,好象自己就是那全知全能的权威了,什么样的场合都非己莫属,什么样的场合都应该由其出面总结、指导……”

  作家红荷认为,“其实于丹是人造的所谓大师,被人轰下台是早晚的事。课讲得好不等于学问高深,于丹充其量就是个老师,站在讲台讲课就行了,何苦到处扮大师状。”

北京青年报评论员张天蔚也认为,“于丹在北大被嘘,关键不在于她当时说了什么或曾经说过什么,而是她一向的言行,过度透支了公众对她的兴趣——时时说、到处说、什么都说。她的遭遇也提醒所有正在兴头上的公众人物:即使你回回口吐莲花,大伙也有听烦的时候。何况说得太多,‘心灵鸡汤’不断加水,既没有营养,也容易反胃。”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