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丝足控 > / 正文

暗访:合肥“丝袜会所”存身住民小区(组图)终极诱惑作者五两

2019-05-24 10:25:20184 ℃

 

近日,合肥市民吴先生发觉,一个名为“合肥纤丝阁推拿会所”的网站,公然展示大量女性丝袜照、制服照,业务时间为“下战书1点到破晓1点”。吴先生怀疑这家会所存在色情生意营业行为,与该会所李姓老板取得联系,并来到成功广场邻近这家“丝袜会所”体验,发觉在这样的角落里,社会风化和道德底线正面临挑战。

日前,吴先生拨打本报热线反响此事。在收集上用大量丝袜玉人图吸引顾客,实体店则躲藏于民居,有人说这就是“丝袜会所”一个重要特点。

 

推拿不用手却用腿、脚和嘴?

记者先介入吴先生提供的一个“丝袜会所”QQ群。跟记者谈天的是一个网名为“丝足小妹”的人,QQ头像很具有诱惑力。“丝足小妹”说,美腿女孩穿上客人“钦点”的丝袜,用腿、脚和嘴为客人做全身推拿,价格238元至298元不等。要是客人喜欢,女技师会穿上护士、空姐等服装上演“制服诱惑”。 “对有特殊喜好的客人,女技师们服务时用过的丝袜还可以对于外发售。”

谈天快要结束时,“丝足小妹”称本人是男的,是该会所工作人员。“用女性化的头像和QQ名字跟顾客聊,更能给顾客留下好感。”

记者上网搜索发觉,合肥有多家从事“丝足推拿”的会所网站,言辞和图片都很暧昧,平日只留下浏览者的手机号和QQ号,会所地址暗藏。

 

隐秘“丝袜会所”存身住民小区

“我们开有两家店,另一个店现在客满,你们去长春都市豪庭小区里的店。”该店老板李某在QQ上留下地址。 12月11日下战书1点半前后,记者来到临泉路与成功路交口旁的长春都市豪庭小区。

这个丝袜会所位于一楼一处民宅,有两个窗户,玻璃上没有任何店招,但大白昼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按下门铃后,一女子接通了电话。 “我们是刚跟你们约好过来的。 ”闻听此言,女子帮记者打开楼道大门。

刚刚进楼道,左侧房门已经打开,“你们好,请进!”一位长发高个女子站在门外。这样的寒暄很像是在欢迎朋友,即便有住民恰巧遇见,一时也丢脸出什么破绽。

还没等房门封闭,长发女子就直奔主题。 “你们来得好早,我们有人还没醒呢。你们是先进房间,还是……”记者表示不着急,随后,长发女子将记者引至客厅坐下。

屋宇内部与普通家庭装潢区别不大,但灯光迷离。客厅不大,约十五平方米阁下,屋门处一个粗陋的屏风作为遮挡,屏风里侧有两张沙发,旁边架子上凌乱地挂满女性衣物,茶几上散乱地放着零食和烟灰缸。

满屋的喷鼻气让人拥塞。“先喝杯茶吧。 ”倒茶时,长发女子询问记者,需要什么样的服务。“238元的,还是298元的?”

 

各色丝袜制服任客人“点单”

“有丝袜服务吗?”记者问。长发女子转身从角落里拿起五六种颜色的丝袜,“肉色、白色、黑色、彩色都有,你们喜欢什么颜色?”在长发女子倡议下,两名记者选择了一个“空姐服装+肉色丝袜”,一个“学生服装+白丝袜”。

长发女子将两名记者带往两个斗室间。

走进101房间时,空调早已打开,暖融融的。房间很小,一张2米多宽的床摆在屋中间,白色床单已经铺好。关失屋顶大灯,床头淡黄色的灯光顿时覆盖了小屋,白墙上绘着两朵玫瑰。“我们这里有3个斗室间,有3位技师,今天不凑巧,另一小我私家不在,以是你们今天就不能挑选美眉了。”关上房门,长发女子称本人名叫菲菲(化名)。菲菲从鞋架上提来一双拖鞋,“你先去洗个澡,我换好服装后等你。”

记者拿起浴巾走进粗陋的浴室。洗澡完毕,记者走进房间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换完衣服的菲菲前后判若两人:浅蓝色的超短“空姐”制服,上衣低至胸口,超短裙更为裸露。

 

女技师推荐“虐刑游戏”

见记者走近,菲菲赶紧站起身,拿起毛巾要帮记者擦去身上的水珠。“算了,还是我本人来吧。”记者赶快谢绝。

菲菲让记者躺在床上,先做头部推拿。“我们这里还有更特殊的服务呢。”菲菲主动介绍。

“你知道SM游戏吗?”菲菲问,记者佯装不知。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