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装 > / 正文

短史记丨豁命暗杀日伪的刺客,具体是些什么人?诱惑的街

2019-07-09 15:24:5692 ℃

国产抗日剧中,经常涌现训练有素的刺客,针对于日伪睁开各种传奇的暗杀活动。

现实中,那些战斗在抗日最前线与日伪以命相搏的刺客,毕竟是谁?来自哪里?

一、上海,许多普通底层市民直接参加暗杀活动

上海是军统在敌后最为活跃的地区。1932年上海站尚只有160余人,1939年已有上千名间谍。除毕业于黄埔、警校的干部外,还有为数众多的雇佣和运用人员,“学者、专家、银行职员、僧侣、江湖豪强、地痞流氓等鱼龙混杂”。①

曾在战时主管上水师统活动的陈恭澍后来回忆:

“平常日子倒没有什么,一旦发生不测事故……身蒙其害或身受其苦确当事者,也就是被我们‘运用’中的那些志士、烈士们,全都成了地隧道道的‘无名英雄’。”②

针对于日伪的很多大案,脱手的正是这些“无名英雄”。

短史记丨豁命暗杀日伪的刺客,具体是些什么人?诱惑的街

图:京沪沿线州里上,在墻壁上写抗日标语的宣传工作队

上海沦陷之初,接受军管辖导的孙亚星领导的暗杀团体一度无比活跃。孙读过一些书,后在上海做手表生意。他的暗杀队招募的主要对于象,是学生、学徒、店员,还有灾黎。

1938年“七七事变”一周年之际,孙亚星筹划搞一次大行动。

第一个被招募的人名叫周守刚刚,是一名穷困的印刷工,在上海依靠亲戚提供食宿。孙亚星的手下向周守刚刚许诺,只要他肯加入暗杀汉奸的行动,就帮他找一份工作。

招募的第二小我私家朱仲虎,当时因生病而掉业,同意充当行动中的信使。

第三个是17岁的少年陈开光,小学毕业后不时未能找到工作。陈开光在行动前,才临时向孙亚星进修了扔掷手榴弹的措施。

七月七日的行动中,他们抛掷了18枚炸弹,炸死了两名日本工厂职员,使那天成为“一段时期以来,上海最紧张的日子之一”。

不难想见,这些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又短缺经验的刺客,很容易掉手落难。

在暗杀为日自己做翻译的郑月波后,陈开光被捕,坦白了一切。随后,孙亚星等人相继被工部局拘捕,移交给了日本宪兵队。孙亚星在受审时说:

“所发生的将就汉奸的暗杀事件,比我批示的要多,由此看来,上海有不止一个的暗杀组织像我们一样活动着。”③

其他暗杀团体之中,也有很多如周守刚刚、陈开光这样临时招募来的普通人。

短史记丨豁命暗杀日伪的刺客,具体是些什么人?诱惑的街

图:沦陷时期的上海

1939年4月,席时泰被暗杀。此人充任伪上海警察局的秘书主任和卫生处处长,被日伪誉为“与日本当局共同建设东亚新秩序的大胆工作者”。

杀手共有三名。为首者是23岁阁下的袁德昌,他在1939年3月碰到与本人同龄的浦东人赵志祥。赵志祥13岁时在法租界一家裁缝店里当学徒,出师后在外国服装店当过售货员,1937年掉业,此后在日本造船厂干过苦力,帮朋友做过临时裁缝活,难以糊口,夫妻被迫分居。

袁德昌向正在找活干的赵志祥阐明了间谍身份,赵志祥生计无着,接受了这个极其风险的“工作”。赵志祥住进了袁德昌提供的住处,并见到了第三名同志——20岁的彭福林,在一家餐厅做侍应生。袁德昌每天为他们供应饮食。

1939年4月的一天,袁德昌带来一封来自宁波的信。内容是勉励他们完成“中国四亿人民”交给的任务,“热爱祖国,支持组织,不辜负首脑蒋总裁之期望,消灭敌寇,铲除汉奸!”

行动中,赵志祥拿着袁德昌给的1角钱,在席时泰家门外的小摊上,租了4本小说,佯装看书,监视往来的巡警。很快,袁德昌开枪打死了刚刚要出门的席时泰,随后保险脱身。赵志祥从事暗杀这一行仅仅月余,慌乱中又跑回他们之前居住的地方,见到了在行动中受了重伤的彭福林,两人在病院中被工部局捕快拘捕。彭福林伤重去世,赵志祥招出了所知道的一切,被移交给日本军事当局,处以死刑。④

1939年前后,这些普通底层市民参加的暗杀活动连续一直,如《大美晚报》当日所言:

“伪组织傀儡,一再被杀,上海郊外所租伪市府,大小伪员亦莫不心惊胆裂。伪市长傅筱庵,伪财政局长周友常,伪土地局长范永增……均十分惧虑,连日秘密计议对于策,决施行各种戒备措施。”⑤

二、平津,出生很好的青年学生,构成了抗日刺客的主体

活跃在平津地区的暗杀团体“抗日杀奸团”,其第一线成员与上海的情况有所不同。

“抗日杀奸团”前后加入者有几百人,以天津的中学生为主,组织上和军统有联系。

不同于被招募的周守刚刚、赵志祥等底层生计困窘的市民,“抗团”成员大都在黉舍中接受了爱惜国家掩护主权教育,是主动投身抗日。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