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装 > / 正文

【快评】汉服爱好者有“羞耻感”?传统文化为何不被接受?

2019-09-21 11:47:4468 ℃

中国的移动支付

【快评】汉服爱好者有“羞耻感”?传统文化为何不被接受?


新闻:参考消息网9月17日报道,日媒称,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等待就诊的患者人数大幅减少,交费处也少有人排队。因为医院引进了依靠人脸识别系统完成从预约到看病再到支付的“一条龙”服务。报道称,中国智能手机支付正不断进化,不仅局限于支付,还拓展了医疗、金融等与个人重要信息相关的服务,催生了无数的商务模式。
点评:此前看过一篇报道,说有位法国小伙子,即将离开中国回国,可他却心生忧虑。因为他的祖国移动支付不方便。人类追求的美好生活,谁领先谁就是旗帜和导向。看到日媒的这篇报道,我多少有些飘:我们,也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了。感谢阿里巴巴,感谢国家创新政策!
汉服爱好者

【快评】汉服爱好者有“羞耻感”?传统文化为何不被接受?


新闻:《新京报》16日报道,13日,在北京月坛公园,汉服爱好者开始举办一场持续三天的“汉服北京”中秋节活动。汉服爱好者们互称“同袍”。这个词,源自《诗经·秦风》名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同袍”们迷恋上汉服的原因不尽相同。有人纯粹觉得美,有人痴迷于汉服的复原过程,还有人觉得汉服浸润着中国传统文化。但是,他们的做法却难以得到认同:有大爷骂他们是汉奸,有的“走在路上妻子假装不认识”。
点评:我不穿汉服,但我支持穿汉服的人们。想当年,喇叭裤被视为奇装异服,有校长站在学校门口见一个剪一个。 牛仔裤、三点式进入,也都有一个逐渐被接受的过程。这个过程,体现和见证着我们社会的不断开放、兼容。 我只是没想到,“新潮”的玩意儿能不胫而走,传统文化的复出却不被人接受。“同袍”?搞得跟地下工作者似的。
县长玩抖音

【快评】汉服爱好者有“羞耻感”?传统文化为何不被接受?


新闻:《中国新闻周刊》日前报道,在内蒙古多伦县的锡林郭勒草原,随着自驾游数量增多,违规越野,碾压草场的事时有发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因为以视频的形式狂怼碾压草原的越野者,一不小心成了“网红”。在“抖音”和“快手”短视频App上,他分别拥有5.1万和4.1万粉丝,直播时长超过全国99%的用户。在他的带领下,全县各职能部门和乡镇政府均开通了直播账号,部门“一把手”屡屡走进直播间,直播成了县域治理的新尝试。
点评:用抖音和快手理政,教科书没有这一号,党政机关也没相关要求。但它就这么不请自来了。这就是年轻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力量。
“这是一个县长该干的事么?”这样的声音,肯定有。习惯了中庸、随大流,习惯了官员要守正持中、一派官腔,可能会说这是“作秀”“赶时髦”。那就睁开眼睛看看吧: 刘建军的直播号,成了多伦县的“第二信访局”; 他的直播接地气,从查酒驾到调查学生伙食费,从夜市卫生再到猪肉价格,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无疑, 这是一种倒逼政务公开、提高干部业务素质和部门效率,更易接近群众的新通道。
来源:检察日报
文字:老 土
编辑: 王 倩
监制:杨 柳

【快评】汉服爱好者有“羞耻感”?传统文化为何不被接受?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