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控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师装 > / 正文

代课教师(图)

2019-04-16 01:13:00155 ℃

    2007年9月10日,第23个教师节。

中午11点多,方翠梅回家吃了个花卷,午饭就算解决了。吃完饭赶回学校,不少学生已经在学校里玩了,方翠梅得看着他们。

19岁的方翠梅是甘肃省定西市岷县西江镇哈岔村哈岔小学的代课教师,今年6月刚从甘肃联合中专英语教学专业毕业,3月的时候她曾经在哈岔小学实习,正好原来的代课教师后艳梅参加了全县教师招考,成为正式教师,到另外一所小寨小学教书去了,方翠梅就留了下来。

代课教师是指在乡村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1984年年底以前他们被称为民办教师,在此前从教的临时教师基本被转正或清退。1985年开始,为提高基础教育的师资质量,教育部门规定在全国范围内不允许再出现民办教师。但广大西部不少农村贫困地区难以招到公办教师,所以这些空缺仍需临时教师来填补,他们转而被称为“代课教师”。

今年8月,方翠梅也参加了县里的教师招考,不过没有考上,每个月只能拿170元工资,而考上的话,见习期的月工资就有600多元,转正后有1000多元。方翠梅在岷县的同学有5个考上了,所以一开始她很难过,想过外出打工,但多少还是舍不得教师这个职业,所以准备明年再考一次,就留了下来。

方家有5口人,父亲在内蒙古打工,每年只回家一次,母亲在家里种地,偶尔也到附近打工挣点钱,弟弟在镇上的西江初中上学,还有一个奶奶。方翠梅家里有两亩地,种着黄芪、洋芋(土豆)、党参,周末的时候,方翠梅和弟弟都要跟着母亲下地干活。种地的收入不多,每年3000多元,父亲在外打工每年也挣这个数。

哈岔小学还有一名代课教师方爱民,他也是这所小学的校长。学校现在有3个班,42个学生。其中二、三年级是复式班,在一个教室上课,左边是二年级,右边是三年级,每堂课前20分钟给二年级上,后20分钟给三年级上,学生们也都习惯了,互不影响。

全校只有两名老师,所以方爱民和方翠梅都是“全能老师”,语文、数学、英语、思想品德、美术、音乐、体育,都得教。

哈岔小学原来是完小(五年制),后来由于村里人口减少,加上师资薄弱,就改成了三年制小学。学校原来的条件也很差,和村里的戏台在一起,都是危房。2003年,县里修电站,占了村里的一部分集体用地,给村里补偿了20万元,乡里又给了1万多元,就盖成了现在的两层教学楼,一共6间教室,不过由于学生少,只用了两间,还有两间是电教室和室内活动室,另外两间还闲置着。电教室里有一台电视和一台DVD,都是远程教育项目资助的,平时很少用,室内活动室里也只有一张用旧桌子拼起来的乒乓球台,“下雨的时候学生可以在里面玩玩。”方爱民说。

39岁的方爱民1990年从岷县二中高中毕业,高考落榜,曾经一心想当一名人民教师的愿望落空了。全家人都安慰他,村里的年轻人出外打工挣钱,娶妻生子,养家糊口,日子过得也挺不错的。于是,方爱民回家务农一段时间后,又出去打工,去过新疆、内蒙古。

1996年9月,“对教育有种天生的爱好,对学生有种天生的亲切感”的方爱民回到了村里,到哈岔小学当了一名代课教师。2002年,调到临村的婆婆庄小学,2005年又回到哈岔小学,当上了校长。虽然是校长,但方爱民的身份依然是代课教师,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80元,11年从来没变过。而他在乌鲁木齐打工时,每天能挣35元。有正式编制的老师,收入在当地就算不错了。方爱民的堂弟方学明,今年23岁,2002年从甘肃省经济学校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参加了县里教师招考,被分到古城村古城小学,月工资1200元。

今年,县里准备增加代课教师的工资,方爱民马上就要从甘肃电大定西分校远程开放教育专科毕业,按规定,他的月工资可以加上100元。

方爱民家里有6口人,父母已经74岁了,爱人在家种地或者出去打工,这几天正在外面修路,每天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7点,中午不回家吃饭,一天能挣22元。方爱民的儿子方宏伟今年12岁,在西江初中上初二,和城市里的同龄人相比非常瘦小。因为学校的大灶太贵,每个月要100元左右,方宏伟就和几个同学在外面合租了间房,一学期的住宿费60元,平时自己做饭吃,但他只会炒土豆丝,然后再从家里带点馒头,偶尔下点方便面,基本上吃不到什么蔬菜,更别提肉了。

方爱民家里倒是养了两头猪,一头是用来卖钱的,另一头等到过年的时候杀掉,把肉腌起来,可以吃一段时间。平时家里的主食就是洋芋和馒头、面条,有客人来了,也就用煮洋芋招待,顶多再弄盘凉拌白菜。方爱民原来还有一个哥哥,也是老师,毕业于岷县师范,在维新中学教书。没想到,2004年11月在去学校的路上,骑自行车不小心摔下山坡,不幸去世。于是,赡养父母、教养侄儿的重担就落在了方爱民一个人肩上,“我得照顾三个家,自己家、哥哥家和学校这个大家。”哥哥去世后,方家的日子一落千丈,亲友们劝方爱民放弃教书另谋生路,但是当他处理完哥哥的丧事走进校门的那一刻,孩子们抱住他哭了,他也抱住孩子们哭了。“村子穷,基础不好,学生太可怜了,我放不下学生。”方爱民反复念叨着。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制服控 网站地图